信息浏览您现在的位置:优德娱乐场  > 文学艺术 > 文学作品

    老爸是个钓鱼迷

    时间:2015-10-19  来源:  作者:余 静

    老爸喜欢钓鱼,屈指算来迷上钓鱼也有十多年了。一有空闲,他都要和几个同事一起骑着摩托车到郊外的小水库边去钓,每次都小有收获。看着他带回的那些活蹦乱跳的鲫鱼鲤鱼,刚开始我和妈妈也是满心欢喜的,于是就想着法子做着吃。红烧、油炸、清蒸每一道都口味鲜美,让人快意饕餮。老爸就在旁边颇有成就感地蛊惑道:“还是野生的鱼好吃吧,下次我还给你们钓啊。”我就在那儿傻乎乎地嗯嗯嗯。可是时间一长,我就发觉不对了。因为这样一来,一到周末,他的心思就都跑到河边去了,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家务活儿成了母亲一个人的“专利”了。于是家庭小矛盾就初露端倪。谁知老爸道高一丈,不知不觉间竟扩充了亲友团,把我舅舅也给拉下水了。这样一来,每当我妈再想多嘟囔两句时,舅舅就帮着老爸说话了。呵呵,如此一来,妈还能说啥呢!
         起初,老爸钓鱼的装备只有几支手竿,后来随着钓技的提升,他又买了好几支海竿,就是能一下子把鱼饵抛出去好远的那种,还带着会响的铃铛呢!这样十年的光阴下来,我家里的钓鱼装备也是越来越多了。鱼竿、鱼饵、操网、钓箱、遮阳伞、帐篷、气垫,水壶等等,大包小包的把家里的储藏间都给塞满了,差不多也能够开一个渔具店了。时间长了,连我都知道脑线、铅坠儿、浮标,以及打窝子这些专业的术语了,甚至也知道了“春钓滩,夏钓荫,秋钓潭,冬钓阳”这样的钓鱼谚语了。偶尔我兴趣来时也和老爸一起去,老爸会给我伸个鱼竿让我过把瘾。对着那一池碧水,歪打正着的,我有时也能够钓上来一两条傻鱼呢。哎呀,我心里那个美呀,真是无以言表。呵呵,难怪钓鱼会让人上瘾呢,它真的能给你带来一种成就感。

    1.jpg

         自打钓鱼上瘾以后,老爸就开始嫌弃郊区的那些小河滩小水坝不能发挥他那“高超”的垂钓水平了,于是就随着他的钓友们一起越跑越远,常常跑到很远的水库去“夜钓”了。夜钓,就是利用夜光浮漂打持久战。一般是要提前两三天都做准备的,不仅准备人吃的,而且还要准备鱼吃的。然后就在水库边支起个帐篷,打完窝子后就对着那碧水青山等着鱼儿上钩了,有时一住就要住上二三天。虽然远离了尘世的喧嚣,但有时却不得不忍受蚊虫的叮咬。随着钓鱼水域的扩大,老爸的“收成”也日渐可观。手气好的时候竟能钓上来二三十斤,鲤鱼,鲢鱼,草鱼都有,个大的足有四五斤重。还有那些数不胜数的“小翘背”、“小白条”等品种的鱼儿,白花花的一条条的都瞪着眼睛看着我和妈妈,除留下自己吃的外,大部分就抓紧送给亲朋好友了。今年夏天,老爸在一个我不知名字的水库里竟钓上来一条三斤重的鳜鱼。当他风尘仆仆的到家后,一边脱掉那一身汗涔涔的衣服一边兴奋地对我和妈妈说:“这条鱼,没有贰佰块钱,你别想在饭店里吃到。”呵呵,好像我们占了多大便宜似的。今年中秋前夕,千家万户都在准备着团聚了,可老爸却偏偏和人约好了去水库钓鱼。见妈妈不点头,他竟然耍赖道:“要不,你罚款吧。我去一天你罚一百,如何?”呵呵,好“无赖”的老爸!
    钓鱼是一门学问,要知鱼性,知水性,看水位,看天气。装备好坏只是其一,关键是垂钓技术的精湛。为了切实提高垂钓水平,我爸除了喜欢实际操练外,业余时间还不断加强业务训练。在家没事的时候,他就喜欢去看那些个“钓鱼网”,听人家钓鱼高手们讲授各类垂钓技巧,研究交流各种鱼的生活习性以及鱼饵的调配方法。这时,妈妈就故意嘲讽他说:“要是当初上学的时候你就这么用功,说不定也能考上个清华北大呢!”他便嘿嘿地笑着自我解嘲:“这,你就不懂了,这叫—兴趣!”
         是啊,钓鱼是一种兴趣,钓鱼的人喜欢与青山绿水、花香鸟鸣为伴,所谓渔者在渔而不在鱼的惬意,我只愿老爸“钓”出幸福与健康。